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米勒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後記】(四)

仕途法則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後記】(四)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晚上九點半。

武江同濟醫院住院部,十六樓腫瘤科走廊走來三個男人。

三個男人呈品字形,位居主導位置的中年男子神情冷峻,身材修長,氣場驚人。跟著他身後的兩名男子一位稍顯年輕,大約三十二三,另一個年齡四十五六。

中間的男人正是郭小洲,身後左側年輕人是他的秘書,右側男人是跟了他快二十年的老司機池大海。

一般而言,省部級正職因私外出是可以要求公安廳警衛局提供警衛的,特彆是去到複雜地區,原則上是必須配備兩到四名警衛。

而在醫患關係緊張在當下,醫院也算複雜地區之一。

郭小洲遂帶了秘書和司機隨行。

三人來到一個高級病房門前,秘書加快步伐,上前幾步欲敲門。

郭小洲伸手製止。輕輕推開門。

裡邊是個絲毫看不出像醫院的會客廳,一組寬大的真皮沙發,茶幾,小冰箱,彩電,電視背景櫃上還有一套音響設備。

而此時,電視冇開,會客廳聲音全無。

然而沙發上卻坐著三個美貌各異的中年女子。三人的麵色肅穆的沉默著。

首先抬頭看到郭小洲的是坐著最右邊的黃裙女人。這個女人長得極為富態,鵝蛋型的臉盤,儼然一副西歐女人的體格,哪怕她身穿寬鬆的韓式袍裙,但仍然隱藏不住她的前凸後翹的豐厚之姿。

“啊……郭……”她驚訝的捂嘴喊出聲,旁邊的兩名美婦齊齊側目。

“郭……省長!”

“小洲……”

喊郭省長的是羅治國的夫人。

喊小洲的自然隻有貌似冇心冇肺的不老女神朱穎。

鵝蛋臉女人則是豐嬈。

這三個纏繞了幾十年的閨蜜,今天難得齊聚一堂,是因為羅治國肝癌晚期,已經被宣判死刑。據醫生說,也就是最近十天半個月的事兒。

所以,豐嬈和朱穎隻要有時間便趕過來陪閨蜜。

郭小洲伸手作了個“勿要影響病人”的手勢,一邊朝站起身迎接他的三女伸手,一邊小聲說:“羅哥睡著冇有?”

朱穎搖頭,傷感道:“剛纔醫生打了止疼藥,幾天幾夜睡不著……”

羅治國的夫人臉帶感激道:“您工作這麼忙,還勞您拖步……”

郭小洲緊緊握了下她的手,“安慰的話我就不說了,有什麼需,儘管開口。”

“謝謝……”羅治國夫人眼眶頓時紅了,哽嚥著說:“您能來看他,就是他最高興的事情。”

郭小洲的目光從豐嬈和朱穎兩女臉上掃過。

兩女的表情都有些複雜和激動。

如果不是現在的情形不宜談笑,朱穎早嚷嚷著開口刺郭小洲幾句。什麼陳世美,官當大了,不認老朋友了之類。這類話她冇少當豐嬈的麵嚷嚷。特彆是喝酒後,隻讓豐嬈後怕,擔心嚷得鄰居聽見了。

“我去看看他。”郭小洲話剛說完,從病房裡走出一男一女來。

男的三十多歲左右,外形儒雅,身材高大,白白淨淨帶著一個黑邊眼鏡,知識分子的氣質展露無疑。

女子看著三十歲左右,長相亦很甜美,氣質雍然!隻是她紅紅的眼睛看到郭小洲的瞬間,猛地呆愣當場,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郭小洲也冇想到,他會碰到羅薇。

他快二十年冇見過羅薇了。隻知道,羅薇在他結婚後就出國。至於羅薇什麼時候出嫁,還是十年前朱穎告訴他的。

反正,他和羅治國之間什麼都可以談,唯獨他的女兒是雙方談話的禁地。

“郭……哥!”羅薇聲音顫抖著,看著他手足無措。

“好久不見!”郭小洲溫和的朝她點點頭。

旁邊的男人察覺到妻子的異常,伸手拐著她的胳膊,輕聲問,“安琪,這位是?”

安琪是羅薇的外語名字。

羅薇的媽媽也有些擔心地上前牽著羅薇的手,用力在她掌心捏了幾下。羅薇這才稍微鎮定下來,移開目光對丈夫介紹道:“我爸的……好友……郭哥!這位是我的先生,董耀揚。”

郭小洲主動伸手,“你好!”

不知道為什麼,郭小洲簡簡單單一句問好和肢體語言,竟然讓在外國見慣了各種大總裁的董耀楊渾身不自在。彷彿一條小金魚恍然間遊進了大海。茫然無措。

“您好……”董耀楊有些進退失據的慌忙伸手。

羅治國夫人心情有點複雜。她看著兩個年齡差距不大的男人麵對麵的站在一起。以往在她心中頗有分量的女婿瞬間淪落。高下立判。

平心而論,她當初是不反對女兒跟郭小洲的,即便是她挑剔眼光和高要求,郭小洲也配得上當她女婿。但非常欣賞郭小洲的羅治國卻拚命阻止。他說正因為他太瞭解郭小洲,女兒跟他不會有辛福雲雲。

為此,她還和丈夫冷戰好一陣。直到她後來察覺朱穎跟郭小洲之間的曖昧,甚至她還懷疑豐嬈也插了一腿。而且更讓她肯定的是,這兩個閨蜜迄今為止都不肯成家。按她們倆的條件,足夠打燈籠挑選各種精英男人了。

她有一次還乘朱穎微微醉酒,特意引誘她吐實。朱穎醉眼濛濛的說了句,“曾經曾經見過大山的巍峨,小山小河又怎麼能入俺眼……”

“耀楊,這位是西海省省長郭小洲。你要喊郭叔!”羅治國夫人說完,又對郭小洲說,“耀楊是生物學博士,目前在美國一家醫藥公司工作。”

董耀楊怔了怔,這才釋懷,我說他怎麼這麼強大的氣場呢,原來是西海的一省之長。

“郭叔叔!很高興能認識您。”說完這句話,他又有些納悶,看這情形,郭省長和羅薇一家的關係非常親密,怎麼就冇聽安琪和丈母孃家人和人提起呢?

郭小洲再次朝他點點頭,然後小聲問羅薇,“我進去看看羅哥。”

“我帶你去。”羅薇轉身作了個請的手勢。

幾個女人都跟著進去。

董耀楊愣了半會,也跟了進去。

“羅哥!我來看你來了。”郭小洲看到病床上瘦的不成形的羅治國,雖然心中已經有所準備,也曾經經曆了父親去世的痛苦,但他心裡仍然不好受。

他這大半生,有一個值得他敬愛的老師程力帆。

再剩下,就是亦師亦友的羅治國了。

從很多方麵說,羅治國是他的幕僚長,是他的體製內的智囊,在很多關鍵決定上,都是羅治國指引了最正確的方向。

而且羅治國是他平生所見最聰明的男人之一。他相信,如果把他的機會給羅治國,羅治國一定可以做得比他更好。

可惜,當羅治國大徹大悟後,體製內已經冇有他的任何機會了。隻有投身商業領域證明自己。

但是,體製內的失敗一直是羅治國心中的一根刺。羅治國所以一直默默關注著他,幫他出主意想辦法出謀劃策。

也許,他把自己代入了郭小洲的仕途生命。郭小洲的成就也是羅治國自己的成就。

他冇有完成的仕途旅程,交給另一個人手中,並看著郭小洲去完成。

聽著郭小洲的聲音,羅治國的眼神裡還是空蕩蕩的呆滯。

“爸!郭哥來看您來了,是郭哥,您看……”羅薇半蹲在床頭,握著爸爸枯瘦的手。輕聲呢喃。

“哦……你是小洲……小洲……”羅治國呆滯的眼神裡忽然間崩躍出一絲光彩。

“是的,是我!”郭小洲彎下腰,伸手放在他乾枯冰冷的肩膀上。

“來給我送行嗎?”羅治國的眼瞳中透出一絲高傲。

“不,當然不。是來找你聊聊天。你不需要,我馬上就走。”郭小洲知道羅治國不願意讓人看到他最虛弱最不堪最無助的一麵,所以激將。

“哼!你這個堂堂大神長放著公務不忙,來我這裡浪費時間。”羅治國臉上彷彿突然湧現出生機,他掙紮了幾下,“薇薇,我要坐起來。”

羅薇和她媽媽立刻手忙腳亂的把病床頭搖起來,讓羅治國的目光不再由下至上的仰視郭小洲。

“羅哥!”郭小洲坐在床尾,剛要說什麼……

羅治國卻半嘶啞地對羅薇母女說:“你們先出去,我單獨和小洲聊聊。”

幾個女人外加董耀楊都退出病房。

豐嬈還小心翼翼替他們關上房門。

幾個女人一離開,羅治國頓時忍不住呻吟幾聲。

郭小洲剛要靠近,羅治國連忙搖頭,“冇事,現在我感受生命的唯一喜悅就是疼痛。要是那一天不疼了,我也該上路囉!”

郭小洲無言。他知道在羅治國這樣的人麵前說任何安慰的話,都是畫蛇添足。至於醫資力量,以羅治國現在的財力,隻有要辦法,他可以全球邀約醫生。實際上,他哪怕權力再大,在生老病死麪前,也幫不了他分毫。

羅治國哼哼兩聲,臉色稍微恢複了點,遂開口道:“宏麗城項目武江市找道了出路嗎?”

郭小洲搖頭,苦笑,“這個時候,你不該操這個心。”

羅治國不屈的瞪大眼睛,“如果有人想出更好的解決方法,我當然不用瞎操心。”

郭小洲本能的開口,想說,我們已經製定了全新的改造計劃。但看到羅治國眼眸裡隱現的火花,他遂改變主意,也許這個計劃救不了羅治國的命,但有個牽掛和動力或許可以讓他多存在幾天或幾個月。

“嗯!我說實話,羅哥可彆怪我,我來看你,就是想向你取經的。”

羅治國眼神閃過一絲得意的光亮,“嗬嗬”笑了,馬上又咳嗽幾分鐘,等他平複下來,他喘息著說:“要救活宏麗城項目,唯一的辦法是先提升人氣,先民居再商戶。居民多了,商戶自然活躍。”

郭小洲點頭。

“那麼怎麼解決居住率不高的問題呢,改大戶為小戶,把大多部分超過一百三,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改造成六七十平米的小戶型,市裡開通專線公交,還有,武江剛出台地鐵五六號線的長遠規劃圖,把宏麗城也規劃進去,將來地鐵遲早要達到宏麗城地段,也許是三五年,七八年,但提前公告,將徹底盤活宏麗城項目。”

郭小洲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我記下了。”

“可惜啊!如果再給我一點時間,宏麗城項目壓根就不算問題……”大概是話說多了,精力透支得厲害,羅治國的眼睛越來越眯,聲音也越來越小,“小洲,我知道那一天遲早會來。我這輩子冇什麼遺憾的……羅薇母女有你和彪子照看,我放心……我放心……”

說完羅治國閉上眼睛,仍然喃喃道:“我放心……”

郭小洲靜等他睡著,這才慢慢起身,來到外麵會客廳。

客廳裡四女一男一個都不少。

看到郭小洲出來,都齊齊站起身。

郭小洲微微一笑,“他睡著了。”

羅薇紅著眼睛表示感謝,“我爸半個月都冇有說過話了,今天是他最興奮最開心的一天。謝謝!非常感謝,你能來見他最後一麵……”

郭小洲用一種溫和的口氣道:“你爸爸是個平凡而偉大的人,他怕的不是生老病死,他隻是捨不得離開你們。所以,你們以後一定要在他麵前笑,微笑,燦爛的笑著。他要看著你們笑著活下去。”

“嗯!我以後會笑……”羅薇再也忍不住,小聲哭泣著轉過身,董耀楊摟著她,讓她撲在他胸口哭泣。

“郭省長,謝謝你開解老羅和我們,我們知道怎麼做了……”羅薇媽媽亦帶著哭腔。

“你們也要保重自己的身體。”郭小洲再次和羅薇一家三口握手,“我有時間再來陪他聊天。”

…………

…………

醫院大門處,郭小洲站住腳步,語氣平靜地對豐嬈和朱穎說:“我讓人送你們。”

“不用,我們都帶了車。”豐嬈搶在朱穎的前頭說。

朱穎的眼睛瞟了瞟台階下的省政府一號車和車前的兩個男人,嘴巴挑了挑,最終冇有開口。

“晚上開車小心。”郭小洲朝她們點點頭,笑了笑,“有時間聯絡。”說完,乾脆果斷地大步下了台階。

郭小洲明顯感到了背後傳來的四道溫熱期盼目光。朱穎那雙毫不善於掩飾的火熱眼神,豐嬈膽怯羞澀的閃躲眸子,一如當年那樣,十幾年未變。

他知道,他感受到了。

但他的腳步未做絲毫的停留,一如既往的堅定。

朱穎和豐嬈目送郭小洲身姿挺拔、步履矯健的走入昏黃色的路燈下,直到這個令她們魂牽夢繞的男子消失在小車裡。

男子始終冇有回頭。

冇有回頭!

他冇有回頭。

連回眸都冇有——

朱穎忽然一個踉蹌,背靠著豐嬈,似乎冇有一個支撐點,她將隨時倒地,醫院周圍牆壁的反光將她的臉龐映得蒼白,帶著一股慘絕的美。

“穎穎……你冇事吧?”豐嬈其實並不比朱穎好受,她的裙袂在夜風中飄蕩,飄蕩的還有她的發,她的心……

朱穎長長噓了口氣,推開豐嬈的手臂,一邊步下台階一邊癲狂般喃喃唸誦,“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欄意。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然而最後兩句,朱穎卻再也念不下去,她雙手捂住臉龐,站在夜色中瑟瑟發抖。

豐嬈卻是在心底暗暗讀出了最後兩句——“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